更新于:星期五, 十月 16日 2020, 9:23 上午

最近似乎很多和大学生自杀的报道充斥在周围,知乎上也有人把最近几年内大学发生的自杀事件做了总结,这些人当中各种人都有,自杀原因也各种各样。突然看到9月31日南航自杀去世的同学写的遗书,联想到自己的一些看法,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心中积郁。一时间也不知道要从何说起,直觉得有必要或者说仅仅是想要记录下此刻自己心中的一些想法吧!

或许是受到一众诸如海明威,玻尔兹曼等我比较尊敬的人们的影响,或许说我自己本来已经就是这样的一种意识,类似于川端康成在雪国里淡淡表露的物哀的思想,又或者是虚无主义倾向的影响,我一直对自杀的人抱着倾向于正向的态度。比如也许有人认为选择自杀的人实际上是在逃避责任甚至是对亲人的不负责任,又或者认为自杀行为不能理解。然而,这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我们第一要做的是尊重他们的选择,其次才是讨论他们对情人朋友的不负责(但是追究一个死人的责任未免不太现实),所以我通常认为各种自杀行为至少都是可以被理解的,我只是选择了在我的价值观体系内可取的一条路而已,我们必须要承认这种人与人之间意识或者价值判断的差异性。

事实上,我潜意识里一般把自杀的人们分为两类:一类是理想主义者,或多或少的,他们都是因为自己的理想(一种意识层面的追求)而引起的自杀的念头,像是南航的那位同学,或者川端康成一样的人们(也许实际上他们自杀的原因可能不是我所认为的那样,但至少我愿意这样去相信);另外一种是类似于被延毕困扰的博士硕士们,因为压力太大而在某种程度上寻求逃避的自杀行为,极端一点也许还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来自外界的各种“挤压”。如前所述,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如果他们脱离了一个令他们痛苦的世界我会为他们感到高兴,如果他们仅仅是比较敏感而受不了绝大多数人能接受或者社会意义上应该要接受的事实而作出这样的选择,我甚至不会有过多的情感。但无论如何一个有着各种可能的生命就这样失去了他所有机会终归是可惜的。

我大概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或者半个理想主义者,在这一层面讨论第一类人自杀的问题对我自己来说就是有意义的。事实上,虽然我可以理解甚至敬仰那些为了理想寻死的人们(更多的我愿意把他们想象为“斗士”一样的存在),至少某种意义上他们是可以崇高的。甚至对我自己而言,我在某些时刻同样期待着某场与死亡伴随的意外的到来,这样就可以从这个纷繁复杂的参悟不透的虚无世界抽出身来。但更多的时候,我对这个美好的世界还有这更多热烈的渴望和追求,所以我还是认为一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是不会因为理想的无法实现而选择放弃自己的一切机会去到死亡的彼岸,理想主义者的理想在于他们从来不会因为苦难、失败或者痛苦之类的负面事物而停止他们对理想的追求,他们的乐趣就在于从这个也许在他们看来并不完美甚至污浊黑暗的世界中找到温暖、光明甚至向着开创一个完美世界的方向前进。结合最近一直思考的关于我为什么会喜欢来自深渊这样的作品的问题,我想着大概就是答案吧。因为我这样的理想主义者,或者我所崇拜的这样的人,就是阿比斯中那些从黑暗里摸索到温暖的人们吧!不过这又是另外的话题了。

又是一个熬夜的晚上,写下这些看起来杂乱无章甚至毫无逻辑的话实际上是为了我自己能够更好地认识到我自己。同时,我也选择相信同样有人在思考我所想过的一些问题,即使我们得观点并不一样,既然是在思考,那么能够了解到别人的想法也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吧!

PS:最后在此贴下南航那位理想主义者朋友留给我们最后的话。
南航遗书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SA 3.0协议 。转载请注明出处!

Latex 论文排版相关学习 下一篇

 目录